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约瑟夫·奈:疫情削弱美国地位,十年后国际社会或出现这五种情况

时间:2020-10-16 10:38:49编辑:wen


  在未来到来之前,它都不会只有单一一种。对新冠疫情后的任何地缘政治展望,都必须要包括一系列可能出现的未来。我认为,2030年有五种未来可能出现,但显然还可以有更多的想象。

  全球化自由秩序的终结。美国二战后建立的世界秩序创造了一个机构框架,使国际贸易和金融实现了引人瞩目的自由化。早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这一秩序已经受到中国崛起和西方民主国家民粹势力上升的挑战。中国受益于该秩序,但随着其战略权重增加,中国越来越强调标准和规则制定的参与。美国抗拒,机构削弱,主权呼声加大。美国目前仍置身世卫组织和巴黎气候协议之外。新冠疫情削弱了美国的“系统管理员”地位,更助长了这一场景出现的可能性。

  类似于上世纪30年代的极权挑战。大规模失业、不平等加剧、疫情带来的经济改变导致社会混乱,这些都成为极权政治的温床。其中不乏一些政治化企业家希望利用民族主义的民粹主义捞取权力。本土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商品和人员的关税及配额日增,移民和难民变成替罪羊。极权国家寻求巩固在地区的利益范围,各种干预增加了发生暴力冲突的危险。一些趋势在2020年之前已经出现,但由于应对新冠疫情失败,导致经济复苏前景黯淡,出现这一场景的可能性也增加了。

  中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由于中国控制住了疫情,它与其他主要国家的经济差距出现戏剧性变化。中国经济到2020年代中期将超过走下坡路的美国,而且它扩大了相对于印度和巴西等曾经的潜在竞争对手的领先地位。在与俄罗斯的外交联姻中,中国日益成为位高的另一半。中国要求获得与其日益增长的实力相匹配的尊重和敬意,这不足为奇。“一带一路”倡议不仅要用来影响邻国,也要影响远在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合作伙伴。在国际机构中投票反对中国的代价已经变得十分高昂,因为这会妨碍来自中国的援助或投资,也会妨碍进入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市场。疫情使西方经济相对于中国被削弱,中国政府和大企业将按照它们的喜好重塑机构,并制定标准。

  一个绿色的国际日程。未来并不都是负面的。许多民主国家的舆论开始把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置于更高的优先地位。一些政府和公司正在重新组织,以应对此类问题。甚至在新冠疫情暴发前,人们就可以预见2030年的国际议程主要是国家对绿色问题的关注。疫情凸显了人类与地球健康的关系,这将推动该议程被采纳。

  举例来说,美国公众注意到,7000亿美元的国防支出并未阻止新冠肺炎杀死比1945年以来所有战争中死去的美国人还要多的美国人。在国内政治环境改变后,美国总统推出一个“新冠马歇尔计划”,让穷国可以及时获得疫苗,提高医疗保健系统的能力。1948年的“马歇尔计划”符合美国自身利益,也符合其他国家的利益,对塑造之后几十年的地缘政治产生了深远影响。这种领导力增强了美国的软实力。到2030年,绿色日程成为良好的国内政治,将产生同样重大的地缘政治影响。

  基本保持不变。到2030年,新冠疫情带给人们的不快,会像1930年人们眼里的1918-20年大流感一样,其长期地缘政治影响同样也是有限的。先前的条件还存在,但与中国实力增长、西方国家内部民粹主义和两极分化加剧以及出现更多极权政府相伴的,仍然会是某种程度的经济全球化,人们也会日益意识到环境全球化的重要性,因为不得不承认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自解决此类问题。美国和中国尽力在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上合作,即使它们在南海和东海的航行限制等其他问题上仍然相互竞争。友谊是有限的,但对抗也受到控制。一些机构衰落了,另一些被修整,也有其他机构被创建起来。美国仍是最强的国家,但不再拥有过去那样的影响力。

  到2030年前后,前四种场景中的每一种都有大约1/10的可能性实现。换句话说,到2030年,当前疫情深刻改变地缘政治的可能性还不到一半。若干因素也许会改变这些可能性,比如,快速开发出可在国际上广泛分发的有效、可靠、廉价的疫苗,将会增加延续以往的可能性,降低极权或中国场景的可能性。

  但如果特朗普的连任削弱美国的盟友和国际机构,或者破坏了国内民主,出现一切照旧和绿色场景的可能性就会减少。另一方面,如果最初被疫情削弱的欧盟能圆满分摊成员国应对疫情的成本,它就有可能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角色,推动提高出现绿色场景的可能性。

  也有可能出现其他的影响,疫情或许会让美国国内医疗和教育不平等的现状发生重要改变,并催生出更好的制度安排,为下一场疫情做好准备。对当前疫情的长期影响进行评估,并不是对未来的准确预测,而是权衡各种可能性和调整当前政策的一场演习。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