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灼见|喻中:福山开出的“政治菜单”,遗漏了这个重要内容

时间:2020-10-15 11:51:23编辑:wen


  在近年相继出版的《政治秩序的起源》、《政治秩序与政治衰朽》等论著中,日裔美籍学者福山开出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政治菜单:国家、法治、问责制政府。

  其中,国家是指国家能力或所谓的有效国家,法治与宗教密切相关,问责制政府的核心是民主。福山认为,一个现代化的政治秩序,应当把这三个要素结合起来,融为一体。

  这个政治菜单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首先,国家能力是建构政治秩序必不可少的支柱。国家能力主要体现为政权对政治共同体的整合能力、调控能力、动员能力。国家能力甚至会以国家强制力的方式呈现出来。现代化的政治秩序必须加强国家能力建设,这是没有疑问的。在当代中国的语境下,国家能力主要体现为国家治理能力。

  其次,法治也是必不可少的。从起源来看,法治是部落转向国家的伴生物。部落以血缘关系作为纽带,属于前国家形态,在部落生活中,可以没有法治。

  相比之下,国家作为一种超血缘的政治形态,必然以公共性的法律与法治为依据。以中国为例,在春秋战国时代以前,家国完全一体,尚未形成公共性的国家,法治不可能产生。到了秦朝,随着郡县制的建立,血缘的支配地位随之终结,“一断于法”意义上的法治开始兴起。

  再次,责任制政府与民主问责确实也是现代政治的一个支点。政府对民众负责,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属于现代政治的题中应有之义。

  但是,福山开出的政治菜单不仅称不上完整,而且遗漏了更重要的内容,那就是政党。在人类政治秩序形成的早期,确实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

  但是,西方自17世纪以来,中国自20世纪以来,政党已经成为现代政治的火车头。现代化政治秩序的形成,最关键的因素其实是政党,因为现代政治主要是政党政治,现代政治主要是由政党来运作的。在当今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离开政党来谈论政治秩序,终究是不得要领的。虽然不同国家的政党制度是不同的,但是,无论是多党制国家、两党制国家,还是像中国这样的由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国家,政治的核心都是政党。

  在相当程度上,是各具特色的政党制度塑造了各具特色的政治秩序。一个国家的国家能力、法治状况、问责制政府,其实都是由这个国家的政党及政党制度所塑造的。

  在政党政治的整体背景下,政治秩序的兴衰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政党的兴衰。这就是说,较之于国家、法治、问责制政府,政党对于现代化的政治秩序来说,具有更重要的意义。当今世界,有的国家或地区,随着政党的衰朽,政治也趋于衰朽,根本不上轨道,政治秩序也乏善可陈。

  另一些国家,随着政党的成熟,政治面貌也随之焕然一新。因而,政治秩序的优化与现代化,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其实是政党;政治建设的核心其实是政党建设。福山的政治菜单看似完整,其实存在着严重的疏漏,因为它忽略了政党,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前政党时代的政治秩序,不能很好地解释现代、特别是当代的政治秩序。

  福山不仅遗漏了政党,而且对国家、法治、责任制政府的解释也存在着诸多可商议之处。

  譬如,关于法治,福山的看法是:“宗教也是法治起源的关键,它是第3部分的主题。基于基督教的法律,存在于古代以色列、印度、穆斯林的中东、基督教的西方。”

  这样的全称判断显然失之准确。因为法治的起源既可能与宗教有关,也可能与宗教无关。譬如新加坡、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都是公认的法治国家或地区,但是,新加坡或中国香港的法治,与宗教并没有什么关系。福山把宗教作为法治起源的关键,以之解释欧美,可能有一定的有效性,但以之解释整个世界,则有以偏概全之嫌。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有很多,这里不可能一一讨论。

  简而言之,福山的政治菜单列举了政治秩序中的某些因素,但并没有论及政治秩序中最具决定性的因素。因此,我们应当承认福山的学术洞察力,但也不宜给予过高的估计。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