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后美国世纪若到来,世界运转将有不同,中美欧三强共管为选项之一

时间:2020-10-15 11:45:11编辑:wen


  美国是否衰弱是一个争议性的话题。美国的国力目前还在增长,而且也仍然对世界其他国家处于显著优势,因此美国在绝对意义上并没有衰弱。但如果考虑到美国在冷战刚结束时所形成的“单极时刻”,以及考虑到中国发展起来的话,美国确实处于一个相对衰弱的阶段。如果再考虑美国国内的撕裂和分歧,那么美国也可以认为其存在衰弱的趋势。

  美国的衰弱一方面是对世界秩序的控制力在下降,美国首先无法阻止中国的崛起,最多只能限制却无法制止。其次是在特朗普时期空耗美国的领导力,加速美国的相对衰弱趋势。再次,也是最为主要的是,美国内在的结构不均衡矛盾被新自由主义严重激化,美国表现出了对新自由主义逐步失控的趋势。如果后美国世纪真的来了,那么主要原因在于第三点。

  基于此,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后美国世纪可能出现的情况。鉴于美国对新自由主义的失控,我们可以考虑几种可能性:

  美国主动发现了新自由主义的替代性、本土化解决方案;

  美国被动地接受新的替代性权力;

  美国出现社会的严重撕裂乃至瓦解,或者出现政治体系的彻底转型。

  第一种可能性意味着美国仍然掌握着世界秩序的调整权,并实现从霸权地位上可控地走出,类似英国的衰弱过程。这种可能性也是对美国最有利的选项,可以最大限度保留美国既有的全球利益,也可能是对于世界来说最为稳妥的方案。而第二种则是其他大国或国家联盟变得不可阻挡,让美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这种可能性很可能意味着全球战争或者至少是严重的冲突,这点对于世界都有巨大的不确定性。第三种则是美国甩掉国内的新自由主义失利者集团,以精英化的方式重组美利坚帝国,这种可能性基本上被美国的政治制度锁死,实现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无论是哪种模式,一个关键问题在于美国很可能丧失对世界的部分控制力,因此谁来填补权力真空将成为十分令人关切的问题。目前来看,被美国放出来的欧盟存在着接替部分权力的能力,如果欧盟摆脱美国的控制,那么欧盟很可能将寻求与俄罗斯的和解,进而成为一个在全球范围内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而另一个则是中国,中国如果能够整合整个东亚和东南亚,那么中国也可以成为与欧美平级的政治力量。而世界秩序可能具备由这三极构成的新秩序。

  而在其他地区很难诞生这种支配性权力。非洲缺乏发达国家的现状使得非盟颇为羸弱,更何况要整合民族、文明多样性更强的非洲大陆几乎难以实现。中东的教派冲突本身不是问题,但世界大部分大国都会认为中东作为重要的产油地区不能出现一个垄断性的地区强权,除非石油不再重要,否则中东仍然很难出现一个被其他强权认可的地区大国。至于印度,一个没有独立革命的印度很难真的形成内部发展的动力,国际环境再好也很难成为一个与中美欧三极匹敌的大国。整体来看,中美欧形成三极共管的态势是具备较大可能性的。

  当然,这目前来看还是远景,我们需要观察美国接下来的反应和措施。特朗普时代太过独特,我们还是应该将拜登时期看作是美国接下来的常态比较适当。不过美国确实逐步失去对新自由主义的控制,这才是进入后美国世纪的真正基石。新自由主义带给我们太多迷思,而作为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成长起来的我们,可能未来需要面对一套全新的规则。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