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澳媒探寻东西方抗疫差距:疫情经济的赢家和输家已定

时间:2020-10-13 14:39:29编辑:wen


  新冠确诊病例自从去年12月底出现以来,这场疫情已经持续了10个月,并且导致了全球3700多万人感染,百万人死亡。

  东西方国家在疫情发生后,采取了不同的抗疫方式,从而对于新冠疫情的控制情况大相径庭。《澳洲金融评论报(AFR)》对此进行了对比调查和分析。

  随着北半球进入秋冬季节,欧美自9月份以来,每日新冠感染新增病例又不断升高。不仅美国总统特朗普感染病毒,法国、西班牙等国的一些大城市新增患者数量重回高位,不得不升级疫情级别。

  与此同时,中国由于成功地抗疫,确保了国内经济能够全面恢复到正常水平。刚刚过去的十一长假,旅游和消费都实现“报复性”增长,根据银联的数据,国庆长假前7天,银联网络的交易金额达到2.16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6.3%,其中10月1日和2日两天的交易额达到了628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1.8%。

  《澳洲金融评论报》采访了意大利户外运动鞋履及滑雪装备制造商Tecnica中国区董事总经理Remigio Brunelli。据其描述,伴随中国民众的生活恢复常态,消费者信心回升,新冠疫情已经逐渐成为了一个糟糕的记忆。
  
  6月6日,天津民众在一处“马路市场”闲逛

  但相比中国的恢复,欧洲经济的不确定性仍然很高。

  “我们预计至少还会持续六到十二个月的时间。相反,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信心持续回升。”

  Brunelli的评论也说明,应对疫情的不同方法可导致结果出现巨大分歧。中国、韩国和其他亚太经济体有望在2020年实现增长。

  由此也引发了2021年的一个重要问题:传统上依靠欧洲和北美客户来推动其增长的东亚能否反客为主,成为全球其他经济体的需求来源?

  欧洲经济恐遭疫情二轮暴击 亚洲多国恢复正常生活
 
  9月23日,西班牙马德里街头行色匆匆的民众

  尽管欧洲经济在第三季度开始强劲反弹,但是随着整个欧洲大陆新冠疫情再次抬头,复苏势头也开始减弱。

  尽管欧洲各国首都不愿重新引入3月份实行的国家层面封锁,但是它们也不得不对招待、娱乐和旅行行业实施限制。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欧洲经济学家Melanie Debono说:“鉴于对经济的影响,没有政府愿意回到3月份的状态。但是,任何限制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解除,以防止病毒的反扑。”

  相比之下,就在欧洲享受假期生活的时候,亚太地区的国家和地区(包括新西兰、越南、韩国和中国等)已经成功压制新冠感染至较低水平,并且继续保持严格的防疫措施,以防止疫情的卷土重来。

  例如,韩国叫停旅行的速度较慢,但是大规模检测和跟踪推动日增感染病例降至低于100。
  

  中国大陆将最先发生在武汉的新冠疫情爆发控制为零,并继续积极应对任何新病例的发生。北京夏季爆发的疫情促使当地实施严格封锁、控制进出城市人数并进行大规模检测,直至病毒清零。

  上周中国青岛发现3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后,立即组织开展大规模的流调排查和分类检测,将密切接触者和市胸科医院相关人员作为高风险人群进行重点监测;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现在每天仅报告极少数的病例。

  而自从8月出现本土新冠感染案例后,新西兰经过有效地追踪排查,目前再次回到没有本土传染的安全状态。

  疫情防控得当的经济效果显而易见。人们可以在无需担心病毒的情况下采取行动。例如,人们可以安心出入惠灵顿的酒吧,武汉的游泳池或河内的办公室。
 

  8月的武汉音乐节带给西方媒体极大地震撼,图 /ABC新闻

  因此,对Brunelli来说,中国是比欧洲更好的选择。尽管在疫情最严重时期,他的公司在全球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约25%,但是,他预计到今年年底,在中国的销售额将仅下降10%。

  “欧洲的不确定性主要与疫情的蔓延有关。我们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封锁措施,到什么程度,这当然无济于事。”

  “在中国,我们看到新病例的数量下降到零,尤其是在大型枢纽地区,而且疫情的处理方式非常有效。这有助于推动需求,是开展业务的很好起点。”

  疫苗仍是全球经济复苏关键
 

  汇丰(HSBC)驻香港的亚洲经济联席主管弗雷德里克·诺伊曼(Frederic Neumann)表示:“我们看到病毒得到有效遏制的地方,人们很快恢复了正常生活。”

  然而,尽管中国经济总体上有所好转,但是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基础设施和出口。Neumann指出,中国的奢侈品行业正在强劲复苏,但更广泛的零售业却恢复较为缓慢。

  除了避免继续担心新冠(影响日本以及欧洲和美国)对国内需求的打击外,亚洲制造业中心也从消费品而非服务中受益。德国和意大利北部的工业经济这一趋势也非常明显。
  

  全球对口罩和防护服等医疗产品、个人计算机等在家工作的必需品需求强劲。这种趋势在整个亚洲供应链中不断蔓延。随着欧洲和北美向工人发放现金,亚洲经济体通过满足前者对制成品需求中获益。

  剩下两个大问题。首先,亚洲的最终成功,可能还是要取决于找到有效的新冠疫苗。如果没有实现疫苗生产,那么亚洲的人口密度将意味着公共卫生仍然脆弱,防止病毒传播的初步成功可能会变成永久性的边界限制,以将病毒拒之门外。

  其次,目前尚不清楚需求将来自何处,以维持2021年及以后的全球复苏。亚洲国内经济体在继续发展的同时,仍然因国际旅游业的关闭而遭受损失,并仍很高程度依赖全球对商品的需求。

  由于美国的新一轮财政刺激措施前景不明,亚洲制造商可能开始遭受更为常规的打击。

  澳财评论|唯有严格防疫,才是经济复苏的“捷径”

  不过,现在的经济基本面核心是疫情,任何妄图用经济学和统计建模来替代传染病学原理的操作和经济建议都非常不科学。

  从控制疫情比较成功的地区来看,一开始严苛的控制是为了更早控制住病毒和更早恢复正常。而病毒控制住之后,进行严格的出入境测试和隔离管理,内部一旦发现新病毒感染病例,就立刻采用大规模测试和快速隔离的方式,可以将任何病毒复苏的势头压制在局部地区,且所需时间不超过一个月。
 

  相反,现在看来,一些所谓的抑制和共存的措施都不是很成功。

  如相对防疫比较好的澳大利亚、东亚及部分东南亚国家,采取的措施虽然比中国稍稍宽松,但也接近短期在高风险地区消灭病毒。而欧美采取的“长期共存”,使得欧洲又迎来了第二波疫情,或者像美国那样疫情从未结束。

  以东亚的经验,控制得当的话,付出的代价是两到三个月的经济停滞,但在半年之内就开始可以恢复,并随之进入强势的经济复苏和消费反弹。这才是对经济、对所有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最负责任的做法。

  短地的失去自由,是为了更快地恢复到自由、健康地生活中去——“长痛不如短痛”的做法在经济上才更加有利。因为病毒和经济危机不一样,无法通过经济学逻辑制定一系列措施促进软着陆。

  一场疫情并不会导致东亚地区,或者亚太地区在一夜之间代替跨大西洋地区,成为世界经济最大的需求市场。但是,确实让亚太地区加快了步伐,缩小与欧美市场主导全球消费总需求的距离。

  展望未来,如果没有发生疫苗在2021年及时普及,或者病毒自行变异降低致病率和致死率,那么2021年可能是在工业革命发生后,亚洲地区经济活力与增长率与欧美地区差距最大的一年。

  澳大利亚作为疫情防控比较积极有效,且与亚洲经济体关系更为密切的地区,在这个过程中占有先天优势,目前唯一阻止澳洲重演2008年金融危机后恢复远超欧美的因素是政治外交上的窘境。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