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美国“超级大国”梦破,特朗普或成掘墓人

时间:2020-10-16 10:42:25编辑:wen


  尽管特朗普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喊得全世界都知道了,但事实可能正在与他的愿望背道而驰。

  进入2020年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的发展越来越出人意料,而种族矛盾在疫情阴影下骤然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的美国和世界媒体开始发出这样的感慨: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正在动摇,甚至已经不保。英国《独立报》就此写道:“每一个超级大国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虚张声势,比如曾经的大英帝国和苏联,以及今天的美国,它们不能太频繁地测试自己无所不能的形象,因为它们不能被视为失败者……冠状病毒危机之于特朗普的美国,正如苏伊士运河事件之于1956年的英国,阿富汗战争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苏联。”

  对于今天的世界来说,作为唯一一个超级大国的美国几乎是我们基本世界认知里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生而如此的默认事实,而现在,美国是否正在倾颓?一个时代真的要落幕了吗?

  日趋收缩的美国

  四年前,特朗普在大选中喊出的孤立主义口号已经让很多人意识到,曾经自视为“世界警察”的美国正在越来越力不从心,一个奉行孤立主义政策的候选人对于二十年前的美国来说还无法想象,而2016年,孤立主义口号已经有了一呼百应之效。

  特朗普是收缩中的美国表现出的一个症状。在他进入政坛之前,美国在世界各地的收缩趋势已很明显,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撤军计划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些局部:作为世界秩序掌控者的美国早在小布什政府掌权以后就已经开始逐渐偏离其旧有定位,他出兵伊拉克的冲动决定导致美国不得不在此后二十年里为此买单,也导致苏联解体后十年当中全球有关“单极世界”的想象开始动摇并走向终结。

  事实上,这可以视为冷战后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第一次在全球面前遭遇失败。
 
  驻伊美军 / 网络

  在这之后,美国一直试图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事当中抽身退出,但一直没能完全实现,与之同步发生的,则是内外多重消耗叠加后爆发的经济和财政危机: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美国经济在每一个十年里的增长速度都比上一个十年更低,这意味着长达半个世纪的经济停滞;小布什时期骤增的海外军费开支,与为刺激国内经济发展而实行的减税措施一起,将美国国家财政推进了入不敷出的境地;而随着婴儿潮一代逐渐老去,养老金支出迅速增加所造成的亏空又远非缓慢的经济增长所能弥补,早在新冠来临前很多年,美国财政就已进入了难以持续的轨道。

  2008年的经济危机成为另一次沉重打击:随着民众收入大幅缩水和与之同时爆发的养老金激增,为挽救经济而实行的银行救助计划进一步抽干了美国财政所能调动的空间。2009-2012年,美国每年赤字超过一万亿美元,约为当年GDP的6%-10%,远远超过了约2%的平均经济增长。

  所有这一切都指向削减预算,与之同时发生的则是美国社会的逐渐撕裂:有统计数据表明,尽管国家总体经济一直保持增长势头,但自1979年以来,美国社会中收入经历了稳定增加的群体只有大学毕业生,在这个以财富闻名的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多年以来儿童贫困率一直高到让人不敢置信:超过40%的孩子被认为身在低收入家庭,而其中的有色人种儿童,遭遇贫困的概率是白人孩子的三倍以上。
  

  2020年华盛顿街头的种族运动抗议者 / 网络

  有关自由市场、开放移民、统治和拯救世界以及“美国梦”的种种设想开始越来越被认为仅仅是精英设置的骗局,尽管美国普通人仍然相信“美国公民”意味着得到承诺和保障的幸福宽裕生活,并因这一诉求的落空而满腔怒火,但所有这些曾构成了美国国际形象和其自我定位的因素都正在变成攻击目标。有理由相信,正是这种悄然滋生的不满与撕裂,在2016年将特朗普推上了总统宝座。

  然后,在他持续不断的否认和指责声中,新冠危机骤然降临。

  致命的新冠危机

  让美国的真实状况变得难以掩饰的不止有超过二十万的新冠死亡人数,也不止有特朗普表态中反复上演的出尔反尔,新冠疫情的失控与特朗普政府的轻视态度与错误政策有直接关系,而它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了特朗普一届政府所能应付的范畴。

  政治学中评价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平,有几条常用的衡量标准:种族和阶层冲突的程度,体制的倒退趋势,包括医疗健康在内的社会保障体系水平,以及不平等指标。看看美国,我们会发现疫情爆发以后它的问题已经遍及其中的每一个方面:从成为政府头疼之源的种族平权运动爆发,到面对特朗普的妄为时一再陷入混乱的治理和制衡机制失灵,再到底层居高不下的新冠死亡率和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正是这几方面问题的深层次联动,构成了疫情下的今日美国。
  
  2020年5月,明尼阿波利斯一位戴着口罩的抗议者 / 网络

  因非裔弗洛伊德遭警察跪杀而骤然一发而不可收拾的“黑命贵”运动,固然是长期以来种族矛盾和歧视性待遇终于爆发的必然结果,但也恰恰发生在已有十余万人死亡的疫病大流行期间,除了因边缘化的社会经济地位所决定的、面对打击时更甚的经济脆弱性,美国还在向所有人表明它并没有妥善地保护本国更为脆弱的人群——如果你是有色人种,那么你死于新冠的概率也将数倍于白人,这一统计不仅包括黑人,也包括尚未采取激烈手段的拉美裔人群。

  另一个范围有所重合,但内核并不相同的指标则指向经济不平等——经济状况不佳的人群死于新冠的概率同样也是富人的数倍,其中既包括因系统性歧视而广泛存在于底层的有色人种,也包括那些身在“锈带”老工业区,或因其他原因而坠入贫困的普通白人。

  疫情同时证明,尽管美国人均医疗保健费用全球最高,但却只收获了远不成比例的健康成果。

  同样的痼疾是帮助特朗普当选上台的一些重要因素,但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从不以擅长解决实际问题著称,他们更习惯于制造问题。疫情的蔓延将会进一步加剧美国的实力下滑,但直到目前,病毒仍然没有太多得到控制的迹象。

  这是对“超级大国”形象的沉重打击,如果说美国地位此前已经经历多年持续下降,那么特朗普对大流行的应对显然是在“谋杀”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美国不仅无法在危机时刻对其他国家提供及时帮助,事实恰恰相反,其他国家现在更担心美国混乱的管控会威胁本国的公众健康。

  看看今天的美国总统本人和险些变成病毒狂欢地的大选第一场辩论,这种担忧绝非杞人忧天。
  
  特朗普确诊后,拜登一度因这场举世瞩目的辩论而被各界担忧可能感染 / 网络

  而随着时间推移,可以预期的是疫情失控的影响还将进一步危及美国的未来:疫情和封锁的威胁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将远大于世界其他地区;已在很大程度上放弃招生的美国高校,和复课前景晦暗、学生安全难以保证的美国中小学,都在威胁美国曾引以为傲的人才储备能力;华盛顿无法对疫情做出充分回应的事实尤其突出地证明,这个国家的行政体系效率和治理能力也需要打个问号。

  当然,美国至今仍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元仍是世界经济“硬通货”,美国经济制裁的效力和它轻易投入数万亿美元作为刺激款项的财力,都仍然证明美国的实力不容小觑,它在技术和话语权方面多年累积而来的制高点优势也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但与此同时,美国也已不再是二十年前的自己。

  从这一角度来说,2020年大选远不能改变什么:即使下一届政府完全改变本届作风,并试图回应那些社会痛点问题,要改变今日美国也不是四年内可能完成,未来的美国仍会持续为所有这些问题买单。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