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这些县级市何以“跻身”大城市?——县域经济转型发展样本观察

时间:2022-11-17 10:12:24 作者: 黄江林 刘惟真来源:经济参考报阅读:12784


  近期,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了《2020中国人口普查分县资料》,江苏省昆山市,浙江省义乌市、慈溪市和福建省晋江市4个县级市城区常住人口突破100万,成功拿到了大城市“入场券”。

  在城市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下,四个县级市强势跻身大城市彰显了县域经济的巨大潜力,也给未来城市转型发展提供了一种思路。

  产业人口实现良性互动

  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速,我国城镇化取得了巨大成就。《2020中国人口普查分县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共有105座大城市,以省会城市和地级市为主,昆山、义乌、慈溪和晋江4个县级市也惊喜“入围”。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以城区常住人口为统计口径,将城市划分为五类七档。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下的城市为小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上100万以下的城市为中等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其中3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Ⅰ型大城市,100万以上300万以下的城市为Ⅱ型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

  根据统计,目前昆山城区人口达到141.43万人,义乌城区人口达到118.42万人,慈溪城区人口达到106.19万人,晋江城区人口达到101.25万人,都跨过了Ⅱ型大城市的门槛。

  昆山、义乌、慈溪、晋江率先突围并不意外。改革开放以来,这4个县级市始终是县域经济的“排头兵”。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人口规模与经济活跃度高度相关。本次4城晋级大城市,主要得益于当地发达而有特色的产业、开放的经济结构以及大规模的人口流入。

  昆山是电子信息产业制造业基地、义乌是全球小商品制造集聚生产基地、慈溪是小家电全产业链生产制造基地、晋江是运动服饰与运动鞋生产制造基地。由于地处东部沿海地区,4个县级大城市的进出口总额都超过了千亿规模。

  外商投资活跃或民营经济发达也是这四座城市的共同特征。昆山是台商在大陆投资最多、台资企业最密集的地区之一。晋江培育的市场主体已超过26万户、上市企业50家,民营经济对税收、GDP、研发投入、城镇就业、企业数量等的贡献超过九成。

  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这些地方发达的实体产业,带来了丰富的就业机会和颇具吸引力的发展预期,使得人口持续流入,规模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彰显县域经济巨大潜力

  在中国县域经济发展过程中,“义乌模式”“晋江经验”是两个亮眼的概念。

  义乌由“鸡毛换糖”开始,发展小商品经济,推动商业资本向制造业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扩张,推进区域经济工业化、城市化、国际化。晋江则咬定实体经济不放松、大力发展民营经济,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县域发展道路。

  昆山和慈溪的成功也不例外。昆山抓住电子信息和装备制造两大产业,扶摇直上。慈溪则通过发展特色产业,获得“家电之都”“轴承王国”“轻纺基地”等美誉。

  4座“超级县城”的成长路径折射出城市化发展路径的多元性与可能性,彰显了县域经济极为可观的发展潜力。若能夯实产业基础,突出特色、建立优势,一座城市崛起、壮大的机遇始终存在。

  当前,我国城镇化已进入中后期发展阶段。2021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4.72%。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新闻发言人王胜军表示,从增量看,我们还处于城镇化快速发展的时期,城镇每年新增上千万人口。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4个县级市之后,还有浙江省瑞安市、江苏省江阴市等24个县级市属于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上100万以下的中等城市,我国大城市名单“扩围”后劲充足。随着新型城镇化不断提速,越来越多的城市将跻身大城市行列。

  党的二十大报告也提出,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以城市群、都市圈为依托构建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格局,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

  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发文认为,应抛弃过去集中火力只发展大城市的思路,充分挖掘县域经济潜力。

  在城市群、都市圈中探寻融合发展之道

  在人们纷纷点赞4座县级市突围“升级”的同时,一些冷思考也浮现出来:县城承载上百万人口,“小马”能否拉得动“大车”?

  长期以来,县城普遍面临着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等供给不足、质量不高的情况,其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能力水平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之间仍存在明显差距。县城跃升成为大城市后,人口的快速增长给城市管理服务带来的压力也将与日俱增。

  多位专家指出,一些县城应该在因地制宜提升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水平、满足广大居民基本需求的基础上,积极融入大城市的发展体系,向城市群、都市圈借力。民盟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冯奎认为,对城市群与都市圈范围内的县,应借助城市群与都市圈的力量实现城乡融合;对较为偏远的县,应强化县域与中心城市的连接,增强县域的综合服务能力。

  有观点认为,我国现发展阶段,县域经济必须转而依托城市群的赋能,以大拖小,才有机会突破发展的天花板。

  2021年,由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赛迪百强县榜单显示,百强县在城市群、都市圈内分布数量多、呈现集聚化特征。

  其中,长三角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山东半岛城市群、中原城市群、海峡西岸城市群等五大城市群百强县数量达到81个,成为我国县域经济发展的主阵地。近半数百强县分布于上海、杭州、武汉、南京、青岛等都市圈内。

  城市群发展对县域经济的促进作用日益明显,启发着县域经济应融入城市群的发展格局,不断向以都市圈中心城市为核心的城市经济靠拢。

  原新等专家认为,对于中国2000多个县级行政单位来说,应该秉持多样性原则,针对不同的区域,结合地方发展特点,探索适合本土化发展的特色路径。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