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权利不能安顿人心,也不是幸福和意义救赎

时间:2020-10-10 10:00:35编辑:wen


  大众心理学显示,群体中人们会因有机会参与公共事务而体验到特别的意义。尤其现代,公权“批判与追责”非但思想正确,还易获得普遍的社会同情。故此,当今社会才累积了太多不切实际的济世主张,甚至不乏靠闹革命带来好运的文学想象。加之网络开放也在鼓励一些人挑衅规范价值,贬低权威。尤其当下,多数知识分子都以为社会文明的要义就是无敬无畏,鼓励叛逆弑父,以下犯上反对专业主义,因而大都很冲动,也很在乎公共空间站位,搞价值观争论。在关心权利分配时,虽然常常不明究理,但却总以为民主就是好社会,就是幸福和意义救赎,分权竞争不但有利文明进步而且政治正确,义正辞严。

  从认知分类上看,人一旦深陷观念纠缠,则急公好义者往往不太关心社会治理的复杂性,也无意搞明白法权运行不但需要审慎的权衡决断,更要有丰富的经验和社会支持,而是出于反对者立场,或对所谓“主流教义学”的跟风与盲从。所以,人们要求的就不仅仅是获得官方执照打条幅抗议,而是要参政议政,要用主观好恶改写政治沿革的历史逻辑和发展道路。总之,人们需要的是,也只能是:每个人都能按确定立场重新谋划社会,搞理想主义布局,认领社群分化然后自己当家作主,但很少有人打算对市场政治可能造成的恶果承担责任。其次,由于当下舆论场主题扭结、认知混乱,公共领域更是习惯于带着火气说话行事,并自以为是地为国家决策和社会治理乱开药方。

  殊知,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货币化效率研判必然凌驾于所有关系之上,这于法无定法,科学主义垄断头脑的现代人而言,只要干好事和干坏事都无“因果业报”之虞而且不嫌丢人,不影响生计和账面收益,则政客撒谎,官员寻租,教授学阀搞知识传销误导群众,屠户卖肉与打劫者收买路钱一样,都只有投资回报,性价比盘算而很难做到“自由心正”,社会历史评价也因“天理缺席”而无敬无畏!如此,则权利分争想通过“民主设计”化解怨怼,安顿人心都是妄想!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