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美国现在的反智主义是40年前就被设计好的,他们需要社会主义

时间:2020-10-29 13:32:39编辑:wen


  反智主义”通常指对智识、知识的反对或怀疑,对于知识分子的怀疑和蔑视。今年的新冠疫情后,美国反智和反科学的现象出现爆发,并且和美国政治分化同步。皮尤中心最新的民调显示,有63%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新冠疫情是被夸大的,而民主党支持者中,只有14%认为疫情被夸大(上图)。即便特朗普确诊新冠肺炎、白宫暴发疫情,仍未能动摇大多数共和党人的看法。
 

  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我们就看到了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的另一面。虽然不能说大部分,但美国人的反智主义事实上已有多年的演化和变迁。如今,美国社会呈现的撕裂在特朗普政府时代已经非常明确,反智主义则作为社会分裂的表现而被进一步呈现。追溯起来,原因在于40年前精英的设计,某种程度上,反智主义也是美国新自由主义的一个后果。

  美国的发展过程事实上呈现出的是盎格鲁-撒克逊文化自欧洲到达北美大陆并扩张的过程,这一阶段中美国的控制范围在持续扩大,大量的增量养活了大量来自欧洲和亚洲的移民,并在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基础上组建了内在效率较高的现代国家组织。事实上,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横跨大洲的共和国。而在19世纪后半叶,美国凭借国家组织的效率优势和自身超越了英法等老牌欧洲强国,经济总量已经居于世界第一。
  
  美国的崛起也意味着美国将逐步寻求对世界秩序更大的控制权,这一步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已经出现。当时欧洲强国受到战争重创,美国却不断地发战争财,这一实力变迁导致了巴黎和会上美国建立世界秩序的第一次尝试,也就是威尔逊的十四点原则。但是由于欧洲强国并不愿意让出控制权,因此美国最后仍然回到了孤立主义的基本盘上,而英法这种“德不配位”的权力结构与制度的失衡也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二战后,欧洲老牌殖民帝国彻底迟暮,美国终于在历史上第一次问鼎全球霸权。
  

  美国在战后建立了大量秩序,从雅尔塔体系这样的地缘政治结构到布雷顿森林体系这样的财政金融结构,美国事实上承担着这些国际秩序的运转成本,但也获得了巨量的收益。然而,这种运转成本本身也带来了美国结构性的失衡,在新兴市场还没有出现的情况下,美国承担的成本加上既有的公共服务成本变为了美国的负担,经济也在70年代初陷入长时期的停滞和低效。如何平衡霸权成本与维持优势,成为了美国维系霸权的关键。
  

  到70年代末,美国开始了新自由主义改革。这种改革的关键在于,让美国重新内部整合,将资本、资源集中起来,通过私有化方式获取效率,国家降低承担的公共服务成本。与此同时,将产业链全球布局,通过寻找成(全)本(球)最(剥)低(削)的生产地来实现资源的进一步整合。这一系列改革最终释放了巨大的效率,加上苏联解体东欧巨变也是我们这40年所适应基本国际秩序。

  这一国际秩序对于美国霸权是救星,创造了持续40年的普遍繁荣。但对于美国国内工人阶级而言则是彻头彻尾的灾难。可以想象,工人因为产业外迁而丧失了工作,与此同时还因为国家从公共服务退出面对更高的医疗、教育成本,而全球化带来的财富最终都进入了华尔街、IT新贵等等既得利益者手中。欧洲可以因为美国接管防务而享受高福利,美国自己却不行。这样不均衡的后果就是,贫富分化日渐严重,据统计,2009到2013年间,美国有24个州内最富有的1%人口占有了超过50%的新增收入,其中15个州的最富有的1%人口占有了全部新增收入。同一时期内全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占有总新增财富的85.1%,而最富有的1%家庭获得的收入是其余99%家庭的25.3倍。
  

  最富有的1%与最贫穷的50%的收入比例

  美国的反智主义、民粹主义也因此产生了广阔的土壤。我们可以想象在缺乏教育的大环境下,这些失利者们会在互联网时代接收什么样的信息,他们已经完全无法理解建制派所设计的这套体系的逻辑,而且在缺乏左翼运动历史的美国工人阶级会面对集体失能。新自由主义不改,工人阶级为代表的人就只能被牺牲。也因此,特朗普才可以粉墨登场并拥有支持他到几乎不讲理的铁杆粉丝。特朗普曾说他当街杀人也不会丢选票,这是真的。
 

  其实特朗普的所有政策核心目标与建制派没有任何区别,都是聚焦于做大蛋糕。只是特朗普比建制派更强调占全世界便宜,吃相更糟。但是很显然,美国的失利者们需要的是分享更大的蛋糕,这点上特朗普没有任何作为,反而事实上与华尔街达成了妥协。特朗普不断甩锅中国的背后,就是他不愿意真正触及美国制度背后这套逻辑,他毫无疑问脱离了他的支持者。令人遗憾的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甚至无法识别这点。

  民主党玩身份政治转移视线,共和党玩民粹主义但不解决问题,在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上,美国需要的恰恰是社会主义,一种更强调社会价值再分配的逻辑。为此就需要有更为强大、自主性更强的国家组织。然而美国的政治制度却又如此保守,他们极高的修宪制度门槛让体制内改革事实上举步维艰,更何况现在保守派已经掌握了美国的司法权,他们的意识形态会对美国有真正的定义权。美国未来这种失调将难以改变,而全世界恐怕也不得不面对这种美国失调带来的全局性动荡。

  相对而言,美国的反智主义可能不是真的多严重的问题,全球秩序才是。
点击: